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 2016年军训 >> 学生感悟 >> 正文

身着迷彩,我是一个兵

后来想想,我的军训生活是从扛起那重达20斤的背包一步步挪向宿舍时正式开始的。“在军营里,除了服从就是服从”,这句打从开营第一天起被反复强调的话也漫漫被付诸实践。从18日清晨怀着对未来14天生活的小期待而踏上大巴车的那一刻到现如今军训已进入了第六天,所有的这些疑惑都被一个个揭晓了…… 

晚上九点半点全体调整为睡眠模式,早晨五点能强撑困意爬起来,起床后跑去洗漱还要跑回来一遍又一遍地叠豆腐块。刚军训的那几天,第一次接触豆腐块的我至少花了30分钟来反复整理被子,最后还是在同寝室友的帮助下,我的豆腐块才能入得了教官的法眼。到现在,许多人都能熟练叠出一个不差于教官示范的豆腐块,只是我的叠被技能还是弱一些(无奈脸)。除了个人内务外,宿舍卫生也逐渐成为内务评比的重要指标,而每个人也都很努力。 

随着日子的推进军训专项训练也一项项展开进行着,当熟悉的“稍息、立正”再次唤醒我脑海中对军训的记忆时,我已机械式地反复练习了无数次。在我看来,军歌在训练场上就是神器,不仅能压倒对方气势还能在拉练时解乏,军歌的创造简直妙哉!说到拉练不得不再提一句夜间拉练,路痴状的我走完一圈之后猛然惊觉原来这8公里就是绕一个小山包转一圈。总之,山路不是很多也并非我们之前臆想的那般艰难,路上还会偶遇一些羊群,如果你也和我一样看到了小羊上树,那么我们都是拉练的幸运儿。手戴荧光棒的拉练方式据说也是开创了咱们学校军训的先河。 

尽管这几天我涂了厚重的防晒霜,可依然阻止不了皮肤变黑的趋势,此刻想想,觉得变黑点也无妨,毕竟晒晒更健康不是?军训已过半,虽然辛苦但也让我收获了不少革命般的情谊。 

供稿/大学生记者团战地记者团 马瑞 

摄影/大学生记者团战地记者团 赵旭、池磊 

热点新闻